「聖母的小葉」

 

一年又一年的花地瑪聖母像出遊

只要我在澳門總不會錯過

或和朋友

或與團體

或是自己獨自前往

拿著玫瑰念珠

跟在聖母身後

由繁華鬧市走往寧靜小山

由黃昏暮色走到夜幕低垂

短短的個多小時朝聖之路

既是皈依又是信仰的宣示

18740244_1842326285781423_1759924931748757980_n.jpg

今年是聖母在花地瑪顯現一百週年

遠在歐洲教宗方濟各親臨葡萄牙花地瑪

為兩位小牧童方濟各及雅仙達宣聖

小小的澳門也早在一年前開始舉辦了聖母親訪各堂區的活動

到四月底五月的活動更甚

花地瑪聖母顯現講座

加深我們對她的認識及了解主的慈愛-

慈母叮嚀頌唸禱文

為世界和平及罪人悔改祈禱

直至今日仍然需要這悔改的精神

花地瑪聖母九日敬禮

以及主教座堂的守夜祈禱、修和聖事

俱能讓我們預備心靈

陪伴聖母出遊

 

這樣的百年紀念

可以預估正日必然哄動小城、萬人空巷

我聽說各教會學校組織更多學生前往

遂詢問已是初中階段的姪女智潁

是否以學校名義參加

她笑著高興得意洋洋的告訴我

「呵呵呵,這麽神聖的事,

當然是留給聖母軍啦!」

言下之意就是不會出席

我倒沒有失望

只是進一步發出邀約

「那妳跟我去嗎?」

小妮子搖搖頭。

 

「一百年耶,你不參加嗎?」

「人生有幾個一百年?」

「我打賭下一個一百年你和我都不在!」

對我拋出這樣大的飼餌

小妮子笑過不停

眼睛眨了又眨、轉了又轉

雖沒有馬上答應

但似乎開始動心

 

這姪女小時候愛跟我上教堂

有時候晚上和我一起祈禱

記得幾年前同樣睡前禱告

五歲的小淳嚷著要她帶祈禱

智潁閉著雙眼

自發地說出為近日南韓沉船災難的祈禱文

平常看她愛看連續劇

卻沒想到原來她也留意新聞

教我驚嘆她的長大與懂事

也感恩她有一顆憐憫的心

 

到青春期免不了成為追星族

智穎時常和我分享明星歌星的娛樂新聞

手機總有一堆我聽不懂的外語歌

對於我提及的上教堂、祈禱則置若罔聞

勸我停止收看「穿越聖地」等節目

還三不五時評論到她們學校開彌撒的神父講道

倒是碰上宗教考試卻要我和她一起溫習

提供「貼士」

每個階段都有不同發展

我樂意聽她的所思所想

 

五月十二日

手機傳來她的留言

語調先肯定後又遲疑不決

「我去我去…呀…may be …… I don’t know」

翻來覆去似乎是這個時期的代名詞

18740682_1842337562446962_8301494072838980715_n (1)

五月十三日

不肯錯過百年慶典

小妮子比平常的補習時間快了一倍

趕在聖母出遊前到達會場

教堂內外早已密密麻麻的佈滿人群

平常不參與遊行的人都來了

男的、女的、年長的、年幼的

認識的與不認識的

澳門本土的、香港的、中國的、台灣的教友

以及看熱鬧的旅客們

每人的脖子伸得長長的

似是要探射教堂內的禮儀程序

左手纒著念珠

右手緊握手機

臉上滿是期盼與喜樂的笑容

 

多年來只與朋友到場的我

今年卻喜與小姪女同行

教堂內的彌撒禮成後

各神父與主教步出會場

群眾的目光聚焦在聖堂的大門

不一會兒遊行隊伍也開始移動

輔祭、持旗手整齊有序

穿上白衣的小女生們

手拿盛載玫瑰花瓣的藤籃

沿路灑花

一樣穿上白衣、戴上頭紗的女士

以及白衣黑褲的男士

胸前別上金色的橢圓紀念襟章

拿著蠟燭

陪伴母后

有些更須負責背肩厚重的木架

扮演三個小牧童路濟亞、方濟各及雅仙達

穿起葡國的民族服裝

走在聖母前面

 

花地瑪聖母像被放在舖滿花朵的木架上

緩緩被抬出聖堂

頭載皇冠雙手合什掛上玫瑰唸珠

慈祥的目光望向場內等待的子女

時間像是停留在這一刻

救恩與慈悲

寛恕與憐憫

等待與盼望

那情景好似普天地所有受造物

屏息以待瑪利亞的回應

「我是上主的婢女

願照祢的話在我身上完成」

她的話一出口

大夥總算鬆一口氣

天主的合作者

以她的謙遜與服從成就了偉大的工程

18765621_1842341785779873_2925173439098511249_n

然後

世界再次精彩運轉

上千枝手機、攝影機同時高舉

教友們或低頭單膝跪下

或劃上十字聖號鞠躬

向這位卑微與高貴的女人致敬

我的心裡面突然湧出一股暖意

渾不知用什麼言語表達敬佩與愛慕

 

玫瑰經早已是我習慣的祈禱方式

此時此刻跟隨大會

和數以千計的人群

及天上的慈母

一遍又一遍的頌唸

一遍又一遍的想起她的愛子耶穌

而我身旁的小智潁

沒想到也撥動念珠大聲的唸

 

離開大堂

走在繁華的新馬路上

天色早已變黑

街燈、交通燈、停車等候隊伍通過的車輛剎車燈

交織著不同的光芒

然而卻掩蓋不了慈母走過而留下潔白的光

剛開始我們在隊伍的最尾

那知步伐越來越快

到達政府總部便與聖母同行

同步不久

智潁卻又再飛快的超前

教我這個長輩氣喘如牛

細問之下

原來是前方輔祭搖著手上的乳香

吸引她的腳步

 

爬上陡峭斜坡的時候

身旁的小輔祭已汗流浹背

若非下午一場大雨

只怕很多人早已不適

偶爾吹來的輕風幫忙

我也手搖紙扇為他們緩和一下

到了主教山上

已見不少不便步行的人正在等待

渴望與聖母相見

cof

擠進那小門

我和智潁站在圍欄邊緣

禮儀隨著聖體降福結束

 

人潮湧擠聖堂內和聖母說再見

並且帶著玫瑰花回家

敬獻家裡聖母像前

我們較後期進入

鮮花沒了

獲贈一小株綠葉

沒有鮮花的美麗

卻是靜靜演活自己

相信聖母必定也喜歡

 

空地上的人群

三五成群不斷拍照留念

各人笑容滿臉喜樂盈盈

涼涼的風輕吻他們的臉頰

獎賞這些不辭勞苦的追隨者

18813550_1842325552448163_4860447349543752196_n.jpg

乖巧的小姪女看似不情不願

口裡嚷著「明天一定痛死了」

卻走畢全程

這一小株綠葉

嬌小玲瓏像極身旁的她

願她記得今晚一百週年的風

願吸引她的不是乳香的味道

而是聖母瑪利亞

願聖母喜愛她

一如我們手上的小葉

願聖母引領她

直達她的聖子耶穌基督的跟前

亞孟

 

小魚兒

辣法耳天使與611藝墟日

 

Raphael

剛過去的一周讀經是舊約《多俾亞傳》

在神父邀請下完整地閱讀

這書短短的十四章

讀來卻趣味盎然

驚喜處處

老托彼特有很多義德

給飢餓者食物、埋葬死者

卻不幸雙目失明

撒辣的婚姻每次觸礁

他們身心靈受苦不已

只望上主收回性命

慈悲的天主俯聽了這些義人的禱告

派遣辣法耳天使(RAPHAEL)前往醫治

多俾亞聽從老父及天使的指引

取回父親的財富及娶得佳人

一生走在上主的道路上

讀這書就如看電影般

義人得到賞報

皆大歡喜的大團圓結局

影片結束仍然回味無窮

 

上主的七位天使之一辣法耳很是厲害

彷彿隨身帶著很多法寶

我讀經不多

首次看見聖經內有這麼大的篇幅描寫天使

心情也如小孩般雀躍起來

辣法耳天使聽到托彼特及撒辣的祈禱

把他們的禱告上達天主面前

他的名字有「上主醫治」之意

以魚的心肝根治托彼特的雙目

以魚的膽驅趕撒辣的惡魔

讓他們轉危為安

他輔助多俾亞路上平安

是旅行者的響導

辣法耳天使處處助人

他的一擧一動、一言一行就像磁石般吸引

想起平常駕車偶然也會出現驚險情況

但總會化險為夷

想必是護守天使的功勞

 

《多俾亞傳》內有很多祈禱文

辣法耳天使最後教導我們該在世上讚美上主,感謝天主:

「你們該讚美天主,感謝他,顯揚他!該在眾人前把他為你們所做的一切好事歸功於他,為讚美歌頌他的聖名;該向眾人隆重地宣示天主的工程,不要遲緩感謝他!

……

祈禱與齋戒固然是善功,但秉義施捨卻超過前二者;秉義而少有,勝於不義而多有;施捨救濟,勝於儲蓄黃金,因為施捨救人脫免死亡,且滌除一切罪惡。施捨行義的人必享高壽;犯罪與行不義的人,便是仇視自己的生命。」

 

2017_611

 

在天主聖三節參加望廈聖堂「611藝墟」

碰上手工製作小天使飾物

小姪女們興致勃勃的馬上動手

我也躍躍欲試

在陳修女指導下用心製作

笨手笨腳的我第一個天使失敗了

(最後打的結顯出來了)

陳修女卻不慌不忙耐心講解

溫柔又緩慢的語調緩解了高溫

最後終於可以自豪的高舉我的「護守天使」

(回家後小姪女毫不客氣的把我的天使換了)

 

IMG_20170611_112849[1]

 

「611藝墟」主要為國內的留守兒童籌募生活及學習經費

留守兒童指的是由於父母一方或雙方外出打工

而被留在家鄉或寄宿在親戚家中

長期與父母過著分開居住、生活的兒童

在缺乏照顧及家庭教育下

引發各種社會問題

 

IMG_20170611_123924[1]

 

「藝墟」內容豐富

我們享受了味美的手製蛋糕、麵包、曲奇

暢飲濃郁芳香的咖啡、花茶

欣賞精緻手作的刺繡、日本押畫、陶瓷

琳琅滿目的乾花、蠟燭、頸鏈

不只如此

還有心靈盛宴的二手書本

三十度的高溫沒有阻隔人的善心

小小的花園擠得滿滿的

充塞著叫賣聲、歌聲與歡笑聲

場內的小旗幟在太陽光照下閃閃發亮

與色彩繽紛的氫氣球隨風飄揚

也反映了所有參加者內心的喜悅

與樂者同樂

與憂者同憂

工作人員、參加者同心協力

只為那些弱小的兄弟姊妹

施捨不為貧窮

卻是實行上主的正義

就像老托彼特般分施食物

照顧同胞

 

我相信小小的花園內有著我們的共同祈禱

而這些禱告早經辣法耳天使帶到天主座前

願天使帶來上主的醫治

修補破裂與創傷的家庭

願天使守護小孩子們的父母親

在外工作平安

早日脫貧能與小孩團聚

願天使指引孩子們的前路

使他們能得到各種助祐

健康成長

願將讚美與榮耀

都歸於至高的聖父、聖子及聖神

因祂至尊至大、可敬可愛

亞孟

 

小魚兒

 

 

 

 

 

 

 

初遇太陽歌

15a2d49b1951e2266be200d9023ca183

記不起何時認識聖方濟亞西西以及他的「太陽歌」

可能已經有十年吧

肖似貧窮基督的聖人

幾百年來吸引無數人的跟從

愛他放棄所有的瀟洒

那一幕光脫脫的把衣物送回尊貴的父親

依舊動魄驚心

愛他徹底地深愛基督

連五傷標記也印上

與主耶穌契合

愛他融在大自然的美善裡

在萬事萬物上發現天主

還邀請他們同歌共舞

小窮人看似一無所有

然卻「因著衪的貧困而成為富有的」

 

大概沒有人讀過方濟的「太陽歌」(也稱造物讚)而不喜愛吧

太陽兄弟、月亮姊妹、風兄弟、水妹妹、火兄弟、地姊姊、死亡妹妹

浩瀚的宇宙裡

人是如此的渺小

方濟活靈活現地描繪他們的特性

看著巨大光芒的太陽
想起主的至高無上

光明又美麗的月亮妹妹和星辰

照耀夜間旅人

風兄弟、空氣和白雲

讓主的萬物得到撫慰

珍貴得媲美鑽石的水妹妹

謙虛貞潔

每次想起英俊勁健有力的火兄弟

心情總如火花般躍動

彩色繽紛的花卉和草木、五穀百果
來自慈母般的地姊姊
沒有任何人逃得掉的死亡

親切得如同我們的妹妹

其實,死亡是要呵護的

一不留神

她便會奔馳眼前

帶著我們揮別多采多姿的世界

 

每次讀這歌

那些文字不是文字

小腦袋彷彿擁有天下萬物

打從心裡和方濟及他們

一起傾盡全力的讚頌至高、全能、仁善之上主

 

唸過傳頌千古的「太陽歌」

可我從沒有聽過這禱詞原來是有歌譜的

 

記得繪本作家書寧在《耶路撒冷朝聖日記》裡

細緻地描寫在大博爾山觀看日出的情景

天邊那道粉紅色的帶子已經漸漸轉為金黃,又寬又大,就像浮世繪的天空。到了這個時刻,天色已經亮到可以看清四周了,可是依然不見太陽蹤跡。……然而,我們卻又清楚知道,太陽的確就在那陣雲彩的背後。

……

然後,曙光出現了!

之前的唯一光源:燈火,早已在陽光的照射下黯然失色。一個興盛、另一個衰微;屬於主的開始了,屬於人的就結束了!與太陽相比,人類的燈火顯得多麼渺小,又是多麼地微不足道?然而,太陽的出現卻不是為了比較或摧毀,而是為了照亮這個世界,彰顯燈光所無法顧及的部分,給世界帶來截然不同的新風貌!天主為了愛而成為人,願意成為這弱小、自私、微不足道、並深陷於苦痛中的人……。圓滿變成不足,富有成為貧窮,為的是愛、為的是救贖。

我們都要被照亮!

太陽升起了,背後傳來了林神父的歌聲。那是多麼美麗的太陽歌!我想自己從未在如此適當的場合聽過那樣動人的歌。所有的團員都異口同聲地跟著哼唱,在金色的陽光下由衷地歌頌、讚美……。太陽是真的出來了。

 

去年終於到達大博爾山

耶穌顯聖容堂旁的平台

一覽無遺的美景

教二千年後伯多祿的徒子徒孫

也要跟著說一句:「我們在這裡真好」

 

我也在不同場景看過日出

由黑暗的等待

太陽漸次浮現的光華

到升上時的喜悅歡欣

沒有什麼言語可以形容憾動心靈的感覺

只能不斷在心裡嘴巴稱讚造物主的偉大

 

看著書寧的文字

加上自己的經歷

很容易能投入那個情景

然而「太陽歌」到底是怎樣唱的

為我仍然是一個謎

 

這一回在長崎朝聖

幸運地聽到故事的主人翁親自演繹

遊覽車前行期間

林神父帶領團員們唱歌

好為明天彌撒的進堂詠作準備

坐在車子後排的我

突然聽著多年來想像的歌

心頭不由得激動起來

 

歌聲是那樣的美妙、活潑、悠揚、輕柔

它像一縷燦爛的陽光

照亮心房

「它英俊愉快而偉大

光亮勁健有力」

歌聲又如一股潺潺的流水

通過了靈魂的深處

「頌揚上主水姊妹

明澈純潔晶瑩」

歌聲又像一陣微暖的春風

親切地吻上臉頰

「彩色繽紛花草樹木

不停地讚美上主」

 

朝聖團跟著歌唱

表達的感情沒有林神父那樣豐富

神父隨唱隨指導

不由得讓我想起中學時代的校長

羅修女聽到我們牽牛上樹的歌聲

與歌詞表現的氣魄截然不同

忍不住在早會中親自指導

「這裡唱快一點」、「這裡要輕一點」

要我們務必把校歌的精髓唱出來

修道人既堅持又可愛

 

說實話我們如何能和相信把這歌唱了好幾千遍的方濟會士相比

然而各人也是傾盡全力的

「我要喚醒曙光」

「我要載歌載舞」

在隔天的早禱唱得起勁

精神奕奕的迎接新的一天

 

繞樑三日的歌聲雖是初遇

卻像旋渦般不斷徘徊

教我朝聖回來每天也要唱幾次

尤其在早晨的時光

喚起一天的朝氣展開生活

輕快的拍子帶領我更進一步

融入方濟的情懷

在廣闊的自然界裡

在至高、全能、美善的上主前

謙卑、謙卑、更謙卑

 

小魚兒

 

加里肋亞湖的愛

16 加里肋亞湖的愛.JPG

12天內的朝聖地點多達40、50個,有些是曇花一現,有些我們則是幸運地去了兩次,加里肋亞湖旁邊的伯多祿元首堂是其中之一,前一天傍晚到達時,距離聖堂關門時間只有十多分鐘,我們只能匆匆看一下便帶著遺憾離開,今天起個大早,從真福八端山往下,以徒步方式走過耶穌的麥田後,有充裕的時間在這裡蹓躂。

  「你比他們更愛我嗎?」

伯多祿與耶穌的塑像,屹立在加里肋亞湖邊,那是主耶穌在耶路撒冷復活後,告訴瑪利亞瑪達肋納著門徒返回加里肋亞等祂,回到他們從前認識之地,祂與伯多祿等人在海邊第一次相遇的地方:打魚多年的伯多祿兄弟一無所獲,耶穌吩咐他們往右邊撒網,耶穌是漁夫嗎?熟悉天氣風浪魚群出沒的狀況嗎?伯多祿難道不比耶穌更清楚形勢嗎?然而,伯多祿遵照耶穌的話,網網千斤,這一幕讓我印象最深的是伯多祿的反應::「主,請你離開我!因為我是個罪人。」(路加福音第5章8節)伯多祿似乎也說中我們的心事—當我們被無限慈愛的救主拯救時,心裡總是愧不敢當地接受那愛,往往只懂拼命搖頭,但耶穌卻不放棄,一再邀請伯多祿:「划到深處做漁人的漁夫!」望著這個藍中帶綠的溫柔湖泊,海上平靜寧謐,陽光從高天向下揮灑著,主在這裡一再呼喚伯多祿,祂又何嘗不是逐一召喚我們,呼喊我們的名字,跟隨祂!

在這之前我們享受了山上健行的樂趣,一路扶持不怕苦,面對無邊大海,大伙都非常雀躍,每個人都像小朋友一樣笑不攏嘴,或嬉水或聊天或檢拾石頭或拍照;我則雙手雙腳享受海水的清涼,以及撿拾扁平的小石頭向外抛,玩起小時候在娘親的故鄉和哥哥及表哥表姐最喜歡玩的「三級跳」遊戲,但笨笨的我總學不起來,要嘛手一揚起,石頭就掉在水裡,最多也只能做到「二級跳」,只有哥哥最厲害做到,平靜的海邊揚起了歡樂;兩位神父則各坐在海的南北兩地,一人手持書本低頭閱讀,另一人則遠眺大海沉思,同一地方,各取所需,各有所獲,就像天主的愛分給大眾卻從沒有減少;岸邊有六塊心型石頭,多年來風吹雨蝕,在太陽底下見證著數不清的「愛的故事」,它雖無語,卻告訴我們祂的愛就如這大海的闊、廣、高、深。

忽然間一朵烏雲被風吹過來,天空開始灑下甘露,雨點打在水上發出啪啪聲響,眾人紛紛躲進聖堂裡避雨,之前熱鬧的岸邊,一瞬間回復平靜,只剩我自己一人,手機的天氣預告程式明明寫著降雨機率是3%,到底該寫100%,還是3%呢?這問題大概也沒有人能回答我吧,然而在這個傳統乾旱的夏季裡,一場驟雨卻為火熱的溫度帶來片刻的清涼,遠看天的另一邊似乎仍有少許陽光,我選擇留在這裡多坐一回,奢望在驟雨陽光中的天邊或許掛上彩虹,可惜雨點越下越大,只得放棄步進教堂。

  「你比他們更愛我嗎?」

教堂內各人整齊地坐著,鍾神父站在中間,正分享他的靜思語:「海浪到底有聲沒聲?」「海浪就像上主的話,這聖言從起初就有,一直在海中捲著,浪在海中似乎沒有聲音,他直到海岸,與石頭撞擊,才發出聲音。聖言就是這樣,與人相遇,向無數的人發出邀請!」

兩千年前,伯多祿遇見主,在羞愧中他接受了邀請,由一個漁夫漸漸被雕琢成為教會之首長,他曾經是最熱血的門徒、豪情滿胸、義無反顧地承諾耶穌對祂的愛永恆不變,「即便眾人都要跌倒,我卻不然。」(瑪竇福音第16章33節)「即便我該同你一起死,我也決不會不認你。」(瑪竇福音第26章35節)然而他卻在要緊關頭跌得一敗塗地,在那公雞前微小得抬不起頭來;他為我們作了最佳的示範,跌倒了,但依賴主的慈愛,重新起來,「你慈愛的目光,把匝凱和瑪竇從金錢的奴役中拯救出來,令伯多祿在背主後痛哭,又把天堂應許給悔改的右盜。」教宗方濟各的慈悲禧年禱文,道盡了主無條件的愛與寛恕;「你比他們更愛我嗎?」主耶穌在復活之後,跑回他們從前相遇的地方,詢問伯多祿;同一的溫柔的加里肋亞湖邊,祂也是柔聲地召喚我們,詢問我們每一個人,在淅瀝的雨中我看到伯多祿放下漁網,跟隨主的身影,在海浪聲中則廻盪著他經歷滑鐵盧後小心翼翼的反思:「主,是的,你知道我愛你。」

聖伯多祿,你在加里肋亞湖畔,拋下漁網,捨棄父母、兄弟、姐妹、房屋、朋友、瀟灑地跟隨主耶穌,給我們看見與主相偕的美麗遠景,獲得那百倍賞報、承受永生;

願我們能學習你「放下、捨棄」的精神!

你在斐理伯的凱撒勒亞,宣示主是默西亞,天主的受傅者,永生天主之子;

願我們能認識生命的真主,向別人宣告主耶穌在我們生命裡的身份!

你體會到與主常在的喜樂,希望留在大博爾山;

願我們能喜愛祈禱,與主相聚!

你在主耶穌離別前,難捨恩師:「唯你有永生的話,我們還投奔誰呢?」

願我們能找到生命裡的終向,緊隨不捨!

你曾跌倒,懊惱自疚,哀慟痛悔,得到主的安慰,從新起步,成為教會之首,掌控天國的鑰匙;

聖伯多祿,求你幫助我們,勇於認錯,帶領我們一步一步地邁向主耶穌基督,向著天上的耶路撒冷前進,他日在天國的門前,能被你在薄冊上劃上合格記號,得見萬民稱頌的耶穌!

亞孟!

小魚兒

十五週年慶的驚奇

IMG_20170330_081358.jpg

自製的「十五周年領洗紀念」彌撒結束後

走往革責瑪尼祈禱室前

遇到幾株盛開的花兒

忍不住停下駐足欣賞

一層三瓣白的分在三個方向

裡面一層三瓣紫的夾在兩片白色花瓣中間

而白的與紫的靠近末端各有紅的紋路

拼湊在一起又成為一個圓型

渾圓得幾乎看不出她們其實各自分開

正中央則有一小株白花長出

 

三片白瓣看起來有點像十字架

又似是天主聖三

 

由於顏色搭配得宜

白葉垂下

我看得痴迷

拿起手機不斷拍拍拍

聖堂的工友樂哥剛巧從房間出來

「漂亮嗎?」他大聲問道

我大為驚奇

這些年來我只見他走遍整個聖堂

彌撒前後的雜務瑣事

聖堂的大小事務

工作不停

卻鮮少見他開口說話

 

「很漂亮,是什麼花?」我回應

 

「蘭花。妳倒會欣賞!」

他似乎對這觀眾非常滿意

即使這人對花兒一竅不通

 

「她晚上便謝了,卻開得這麽漂亮。」

 

他像是自言自語

又像對我說話

隨走隨說

 

「你們觀察一下田間的百合花怎樣生長:它們既不勞作,也不紡織;

可是我告訴你們:連撒羅滿在他極盛的榮華時代所披戴的,也不如這些花中的一朵。

田裏的野草今天還在,明天就投在爐中,天主尚且這樣裝飾,信德薄弱的人哪,何況你們呢﹖」

(瑪竇福音6章28-30節)

這段熟悉的經文又再響起

 

有些植物的花期很短

「曇花一現」是表表者

我無緣觀看

而早上開花,晚上凋謝的

又有多少或什麼品種呢?

我今天何其幸運碰上

 

對著這十株美麗的蘭花

心裡一陣喜悅

她們歡歡喜喜地開花

並不計較有否路人停下欣賞

也不抱怨生命的長短

只是努力地做自己

任陽光照

任雨露灑

任狂風吹

何其神聖

 

隨著革責瑪尼祈禱完畢

我繼續一天的生活

工作、進餐、休息

對那花兒總是念念不忘

到底她們晚上真的凋謝了

還是只是「她必凋謝」

卻不會這麽快速

或許是幾天、甚至一周

再說農曆新年很多人也會購買蘭花

她們都「活」很久呢

 

「信德是什麼?」

 

晚上雙手敲著電腦鍵盤

雙腿卻不聽使喚

大腦無從協調之下

再訪聖堂一探究竟

 

祈禱室前相同位置相同樹木相同綠葉

什。麼。都。不。見。了。

什。麼。都。不。見。了。

 

或者,換一個方式說吧

早上的十朵盛開蘭花

現在只剩一小手指頭大小的小花

我繞來繞去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

「開得這麼漂亮,一定是被剪去放在祭台上」

我這樣告訴自己

 

急步走進聖堂

盡忠的樂哥拿著鑰匙坐在門口椅子

驚奇還有人進來

他看看手錶示意快要關門了

我走了一圈確認並沒有任何蘭花裝飾

「早上的蘭花呢?真的凋謝了嗎?」我問。

 

「不知道。」

我對這個解釋不太滿意

 

「今天花王來過,可能他剪掉。」樂哥補充

這麼一說

我倒安心

mde

 

又再回到原點仔細觀看

打開手機的圖片作出比對

數了又數

數了又數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十朵蘭花的位置

和眼前十個小指頭的小花

一模一樣

花泥上沒有落葉

早上的壯麗已然萎縮

 

我不得不相信了

 

「信德是所希望之事的擔保,是未見之事的確證。」

(希伯來書11章1節)

 

短短十二小時

她擁有最燦爛的光芒

然後急速褪下榮耀

一生傾盡全力活出自己的真實

以光榮天主

今天 — 領洗紀念日

大自然給我上了一課

送給我一份「驚奇」的禮物

願我往後的日子也勉力

活出祂塑造我的真實模樣

※作者後來獲朋友指導不是蘭花,而是屬鳶尾科稱鳶尾花。花期極短,只有一天(幾小時)。她感恩能夠幸運遇上。

 

小魚兒

十五周年「水晶禧」

IMG_20170401_181049.jpg

十五年前的3月30日

瞞著母親

冒著滂沱大雨

進入化地瑪堂領洗

東窗事發後沒有捱罵

發現母親默存心中

後來只以一句「妳跟妳哥一樣,先斬後奏」作為結論

承受兄妹看似離家的決定

 

今天去聖堂已經不用偷偷摸摸

反倒有時妄想多留戀床上一會

便會被母親大人打雷的催促「還不趕快起床,要遲到了」

 

七點鬧鐘響起

蹦蹦跳跳到聖堂參加彌撒

由彌撒開展一天的生活、

以及慶祝領洗紀念日多麽美麗

心情興奮看什麼都愉快

 

彌撒中發現了「儀容」兩字

進堂詠是這樣寫的:

「願尋求上主的人

樂滿心中

請眾尋求上主和衪的德能

要時常不斷追求衪的儀容」

若望福音則提及:

「派遣我來的父

親自為我作證

你們從未聽見過他的聲音

也從未看見過他的儀容」

這「儀容」倒真吸引我們追逐

 

領聖體時忍不住多看兩眼才放進口裡

圓型薄薄一片中間刻有十字

一如既往

就是淡淡的麵團味道

溶在口裡

融入心裡

 

我不懂畫畫

慕道班時卻一直疑惑

記下耶穌的言論這麼多

為何沒有人把祂真實的容貌描繪出來

不合邏輯

帶著未知

帶著疑問

我還是領洗了

 

多年來看見不同的耶穌畫像

東方的、西方的、中東的

俊美的、溫良的、慈悲的

痛苦的、悽慘的、哀傷的

畫得漂亮的

與不敢恭維的

或許那一句「他沒有儀容,可使我們戀慕。」就是最佳解答

 

十字架上的愛情最大

看得見的傷

看得見的愛

看不見的「儀容」

藉著聖體

猶如看見真實的祢

走過十五年頭的「水晶禧」

好像比領洗時多懂了一點點

 

**是日經文:(四旬期第四週 星期四(若五31-47))

 

小魚兒

「第一次參與花地瑪聖母像巡遊」

18425080_199985420520824_6169587615811777232_n

雖然已領洗了多年,惟參加花地瑪聖母像出遊還是第一次。今年是花地瑪聖母顯現一百周年,可能是這原故,參加的人特別多,隊伍由大堂出發,開始的一段路步速緩慢,但氣氛莊嚴,大家一起唸玫瑰經,井然有序地往前行。

 

南灣路段速度仍然緩慢,但由於進入了大街,隊伍吸引不少途人及旅客的目光,有的還舉起手機拍下出遊情況,周邊等候著的車輛的馬達聲令環境變得更嘈雜。

 

西灣路段開始車輛較少較寧靜,路面較寬闊,然路程較長,且由於南灣段需人車分流,各人步伐變得不一致,隊伍開始走得鬆散,中間亦夾雜了不少途人旅客。微涼海風讓人走得輕鬆舒暢,然部分參加者已累了,需要折返。

 

為了讓自己更能專注,特意加快腳步,終於走近大隊。上山路段回頭往下望,看不到龍尾,場面讓第一次參加出遊的我很是感動。

 

好奇心驅使下,我再加快步伐,終走到大隊最前端,正要進入主教山聖堂一刻,大會及警察將人群截停,好讓聖像、神父及工作人員們順利進入。就在等候進入「窄門」期間,人群迅速增加,各人能佔的空間越來越少,最後大家被擠擁得難以動彈,這時候才想起福音中耶穌講到:「誰若想做第一個,他就得做眾人中最末的一個」。誠言,整個出遊過程不就是像我們信仰的歷程嗎?

 

翌日的主日彌撒中,李主教提示教友所選擇的,是生命? 抑或只是生活方式?

 

Margarita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