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噹噹噹」的慶祝聲

tongtongtong.jpg

 

久違了的起跑線在上週重現

雖然這幾年有參加迷你馬拉松、半程馬拉松

但都是幾千人同時起步

即使五月份的八公里賽事

也有一百多人一同在路上奔跑

站在紅色泰坦跑道

各運動員每人一行

不能逾越白線以外

聽著裁判的「嗶」一聲

彷如返回學生時代運動比賽

不同以往短跑的一二百米

這次和各公共機構的同事競賽

在三千米裡一爭長短

 

業餘的跑者們聽見指令

毫不相讓擠在第一線賽道內

我劃過十字聖號

與聖母一起

向著標竿邁步

三公里的競跑

不算長也不算短

我沒有計算是比耐力還是比速度

只知按著平常的練習展開

不一會便進佔第二位

也可以貼緊首位後邊

然而大概兩三圈後她便把我抛離

而第三位卻與我有少許距離

 

昨天的悶熱天氣高達三十五度

一再張望的暴雨始終不來

今天太陽尚算收歛一下

躲進雲裡休息

算是優待了我們

3公里算起來是7圈半

剛開始還能計算跑了多少圈

沒多久卻氣喘喘的算不下去

步伐越來越慢

連玫瑰經的節奏也是

「耶穌復活」奧蹟好像總唸不完

 

前後的跑者各有距離後

在橢圓形的跑道上

我的對手只有看得見的地上白色圓線

和沒看見的計時器

混沌的腦袋、酸軟的身軀

堅持發揮「體育精神」

賽道旁站在不少的工作人員

精明的計算我們跑了幾圈

偶爾還給我們打氣加油

 

疲乏的耳朵突然聽到清脆的三聲「噹噹噹」

那是工作人員敲響象徵著最後一圈的小鐘

想起在酒吧裡

有人宣佈他的喜慶事時

以茶匙敲響水杯

「噹噹噹」正表示「這一round(酒)我請客」

其他人高呼萬歲就好了

 

我沒那麼豪邁

喝酒永遠水皮

但也喝一點祝賀別人

今天為了成績不要太難看

沿路沒停留喝水喉嚨早已乾涸

「噹噹噹」的響聲起了反射作用

喉頭不覺竟然甜了一下

連心情也振奮起來

 

「耶穌升天」奧蹟終於唸完

「這場賽跑,我已跑到終點」

十八分鐘的完賽並不算好

卻比我練習時快多了

 

走上久違了的頒獎台上

領了刻有「亞軍」的獎牌

場裡人雖不多也有一點掌聲

除了對跑步有興趣及健康舒壓外

這年來不斷向前奔跑

為的是鍛鍊耐力

為了讓自己謙卑一點

更為了奉獻痛苦給病人

獎牌既是鼓舞也是激勵

 

如果有一天能完成人生的賽跑

我相信

天國裡也為我響起「噹噹噹」的鐘聲

 

「這一round,我的!」

 

方曉依

 

 

廣告

57分的奉獻

57分的奉獻

 

早上五時許

打在簷篷的雨轟轟作響

像極一道小瀑布般

把睡夢中的我吵醒了

前一晚只擔心主辦單位太晚出發的路跑會悶熱得跑不下去

卻沒想到換來一場大雨

連雨衣也沒準備

待會到底要出發還是放棄?

 

眼睛閉上希冀多點時間休息

耳朵卻像獵犬豎得繃緊偵察窗外動態

似睡又未睡

六時許

雨況稍為收歛一點

但卻沒有停止的趨勢

選擇出門拼吧

難得參加了這個競賽

雙腿能動便要把握機會

拿起帽子毛巾與刻著A104的號碼巾

如清兵般在胸口刻一個「勇」字走上沙場

 

跑步以來便覺得能跑不易

擔心膝蓋的磨損

留意路上狀況

避免腳踝扭傷

繁重的家事公事後

有時累得只想爭取時間休息

選擇換上衣服出門是個挑戰

跑步不像踩單車能出門就可以

即使有能力跑上五公里、十公里

若是相隔太久不動

又要再次適應

重新抓住跑步的節奏才可

 

身邊的家人好友們

都在承受不同程度的疾苦

有兩隻腳成為三隻腳(拿著拐杖)

有兩隻腳成為六隻腳(拿著四腳架)

甚至須要用上輪椅輔助

又或因治療而蹣跚學步

有些知道病因

有些卻無以名之

看著眼裡心不好受

卻又奈何代替不了他們的痛苦

陪伴之餘

只能堅持以跑步作為奉獻

 

路跑8K是田徑總會的聯賽之一

我們這些業餘的跑步愛好者

這一回是因公共機構第一次舉辦長跑

「順便」插進去的

所以也跟著大隊出發

自知跑得不快選擇站在後面

出發時雨終於停了

雖有黑雲

太陽伯伯卻賞臉露了一角

似為我們打氣加油

 

聯賽的跑者們訓練有數

尤其是那些逐鹿中原者

才剛出發一下子距離便拉開來了

我沒有洩氣反而不斷肯定自己

腦中滿是祈禱的親人

他們、以及路上的所有跑者俱為前進的動力

經過大獅子、觀音像後人潮逐漸離我而去

身旁零散地只有慢跑者

彼此相遇又擦身而過

互相鼓勵支持

返回旅遊塔後雨開始飄下來

一絲絲一絲絲的無聲又細密

心裡面盼望不要下得太快啊

 

 

那邊廂冠軍人馬像是洪水猛獸般力拼跑回終點

而我才不過完成賽事的一半

到達平常練跑的西灣路段

雨勢開始傾瀉而下

首次在大雨下跑步並不好受

不時要抹掉眼鏡上的雨水

還得兼顧路上的小水氹

緩慢的腳步被大雨阻隔下

顯得更為乏力

 

這樣的低頭小心翼翼持續好一陣子

經過網球場時

鞋帶忽然鬆了只得停下來綁好

才一枱頭

茂密明亮的綠葉映在眼前

在黑漆漆的老榕樹幹上蓬勃而生

那是經過寒冬後再次成長的嫩葉

風吹來褪去枯枝黃葉

切斷舊我、不斷重生

大自然總是好的導師

教曉我們生命的「道」

引領我們看那個「無限」

這些好幾百年的老榕樹啊

不知陪我多少個晚上

此時此刻也來和「戰友」嘉勉

 

輕嚐一口汗水與雨水交織的味道

是鹹的又是甜的

是苦的又是甘飴的

是累的又是充滿動力的

有很多理由棄權

繼續卻只有一個

由開始下雨的卻步到大雨下的堅持

跑步不會教你捷徑

就只是單純謙卑地向前

 

靜靜的跑過黃色的吹氣拱門

「完成了57分的奉獻」

為了所愛的家人朋友們

也為了十字架上的那一位

 

祂承受的

更多

 

 

方曉依

天主的慈愛

4892e6279d21a883b694a7873806a9df

 

時光飛逝!不經不覺成為天主的女兒已經一年半!還記得在入門聖事當晚,鍾神父在我額頭上付洗的短短幾秒內:「汝琪!我,因父、及子、及聖神,為你受洗」這一刻令我非常感動,這感覺從未試過,是我最深刻,令我歷歷在目,心情難以形容。我不是公教家庭成長,不過我從小就渴求成為基督徒,為何我那麼渴求成為基督徒呢?由於在我小時候並不如同齡的小孩一樣行動自如,亦完全不懂走路,經過一些社工介紹了神父、修女給我家人認識之後,幫助我到香港看醫生才懂得走路。其後透過一位修女介紹到一所特殊學校裏上學,我覺得在我的成長階段裏,天主不斷地幫助、看顧著我。所以從小就渴望接受洗禮做祂的女兒。但由於某原因在小時候並沒有這機會,希望有一天會接受我成為祂的子民,當中我不斷地追尋,因為我有一種感覺,我深信祂從沒有放棄過這個有特殊的我做祂女兒。這願望終於在2016年復活節前夕實現;我成為一個實實在在的基督徒,証明天主一直都沒有離棄我並尋找我做祂的兒女,亦非常榮幸得到新,舊主教的懇禱禮。

 

現在的望廈聖方濟各隔離(就是我的母校、堂區中心是我放學做功課的地方),所以令我有不少回憶,這地方令我有快樂,亦有挫折,從不懂行走,由媽媽接送至我可以自己返放學,都是在這裡發生,所以我覺得上主從來沒有放棄我。

 

還有參與了很多教區舉辦的活動,如:慈悲特殊禧年開幕、閉幕典禮,花地瑪聖母出遊等等……堂區舉辦的活動,香港朝聖等等……在朝聖裏我學懂很多知識,我亦感受到上主的臨在我身內,我亦學懂很多聖母對我的慈愛,祂像臨於我體內,時常看管及照顧我,使我活出天主的生命。

 

在這年內我認識上主多了一些,見識很多,令我生活圈子擴闊了很多,認識了很多熱心的教友,使我能參加教會既活動,藉著這機會我非常感謝一直照顧我的姨姨和用心聆聽我說話和悉心教導的神師,使我能增加信仰的認識。如果沒有你們的鼓勵和幫助都沒有機會走我基督徒的道路。但我仍未足夠做好祂兒女的本份,希望在我能力可以下,我亦想為堂區和教會做服務。使我有豐盛的人生,更像基督。在我走其餘的日子裡,由上主的帶領下尋找基督生命的根源。最後!希望在我未來的日子裡能夠得到上主的帶領,走向天主的旅程直至他朝回歸父家。

 

汝琪

安眠

 

19.安眠.JPG

聖詠常出現的「熙雍山」位於耶路撒冷舊城外,對於「熙雍」一詞,大概意指耶路撒冷、上主聖殿等代名詞,也被慣指全耶路撒冷的居民,甚或是全以色列民族,如「熙雍女兒」、「熙雍的子女」等。

 

熙雍山並不高,可以說是小山崗,但今日站在這稍高的山頭上,風從四面八方吹來,雖頭頂是大太陽,一會兒後身體還是覺得涼颼颼,只能努力地把身軀移往太陽光照的位置,繼續聽神父講解,這裡是耶穌最後晚餐廳、達味王的墓及聖母安眠堂的所在位置。

 

和外頭陽光普照截然不同,聖母安眠堂顯得昏暗多了,它有上下兩層,上層是大聖堂,從樓梯往下走則是小堂,甫進入焦點自然會落在中間的聖母安眠蠟像,圓形的設計讓信眾可圍坐默禱,聖母旁邊大大小小的蠟燭光,照亮了斗室,空氣中瀰漫的安靜氣味似能頃刻讓人收歛心神,不同團體的朝聖者進進出出,到處觀看拍照後有人選擇多留祈禱,有人則只是蜻蜓點水的到此一遊,可喜的是我們團體有多一些時間留在這裡靜思默想。

 

看著圓圈裡的聖母,雖知道是蠟像,但她安祥的臉容仍吸引著大伙的目光。

啊!她死了!

啊!她沒有痛苦的死了!

啊!她活著的死了!

啊!她死了又像活著的人!

這些思緒看似矛盾卻又實實在在的!

 

相傳聖母死後,宗徒埋葬了聖母在墳墓中(在革責瑪尼祈禱大殿旁的克德龍谷中),唯獨多默宗徒不在現場,不能見到聖母最後一面,當他趕到之後,一定要見聖母最後一面,宗徒們只有帶他到聖母墓前,打開墳墓,但墳墓已空,從那時開始,宗徒們已經相信聖母的肉身與靈魂同時被接升了天堂,這是我們時常唸的玫瑰經裡榮福五端的第四端-聖母蒙召升天(也是聖教會當信的道理),與她復活的聖子重聚於天堂,永享福樂!

 

到底死亡是什麼?死亡是否可怕?對死亡的懼怕是不捨得現世?還是因為死前痛苦的煎熬?抑或未知死後的去向?擔心現世的親人……

 

意外死亡,可以很快,受的痛苦時間也可能短些;疾病死亡,可以很快,受的痛苦可長可短,我們家都曾出現這些情況,所以我常說:「死亡是我的朋友!」一下子親人就在你身邊消失,留低的只有思念;大家對死亡的看法,當然是活得差不多時,在睡夢中瞬間離世最好,即使有掙扎痛苦也是短暫,這是修來福吧;但誰能知道自己的時辰?「你命世人們仍歸灰塵,說:歸來,亞當的子孫們!因為千年在你的眼前,好像是剛過去的昨天,好像夜裏的一更時間。你消除他們,使他們有如清晨一覺,又使他們有如剛出生的嫩苗青草,早晨雖然旺盛繁茂,傍晚割去即形枯槁……我們的日月,都在你義怒中消逝,我們的年歲,也不過像一聲嘆息。我們的壽數,不外七十春秋,若是強壯,也不過八十寒暑;但多半還是充滿勞苦與空虛,因轉眼即逝,我們也如飛而去。」聖詠第90篇裡道盡人生如朝露的道理。網上常說,你無法決定生命的長度,但你能決定生命的寛度,當好好把握時光,今日你或許能看到義德的太陽升起,明天呢?

 

每次夜禱,總有這句對答詠:「主啊!我把靈魂交在祢手中!」及西默盎的讚主曲:「主啊!現在可照你的話,放你的僕人平安去了!」老西默盎已達成夢想,對生命再無留戀,可以安然離開;我呢?我能有這個信德嗎?的確,長夜漫漫,什麼事情都可以發生,天知道夜裡的八小時有多少人離世?有多少人仍能迎接曙光?戰禍、意外、已知的疾病走到盡頭、未知的隱疾猝死;有一陣子我會胡思亂想,像電影情節裡的主角:要確定一下到底躺在床上的自己是自己嗎?還是自己的靈魂想著回家而實質上早已飄浮在上空凝視而已?但是,家裡已有兄嫂離世,所以,我是不會輕易離開的,老爸老媽一生中承受了三次這樣的痛,夠了!早上起床發現活著,要謝恩啊!

 

看著聖母安祥的臉容,就像睡著了般寧靜,聖母回到造物主那裡了,不帶一絲苦痛,點一盞燭光,輕唸聖母經,祝願我家兩老在聖母的護祐下,回歸主懷之日也是如此!

 

小魚兒

 

巷口女士  

 

 

st_francis_leper

家的巷子口擺放幾張椅子

那是有人換新傢俱時不要丟掉的

椅子陳舊破損卻仍能發揮功用

因此放著讓老年人乘涼歇腳

 

近這一周

不時看到一位陌生的中年女士出現

穿著黑色長外套咖啡色碎花長裙黑色布鞋

烏黑長髮微鬈綁起

臉龐膚色黝黑配黑色的眼珠樣貌娟秀

雖然坐著仍顯出她的高佻身裁

閉上嘴巴向外張望若有所思

她的身旁沒有人也沒有行囊

 

天氣炎熱非常

女士的外套拉鏈卻拉上只剩一點空位

髒髒的臉加上沒有換洗衣服顯得一切的不尋常

直覺告訴我可能精神狀態有異

有什麼故事有親人嗎有工作嗎?

有睡覺嗎有食物嗎?

從哪裡來往哪裡去?

坐在這裡要等誰嗎?

 

昨天晚上下課後回家快十點了

買了乳酪作為補充

經過巷子口女士又在那裡

一貫的蹺腿坐著

走過她身邊突然起念返回

「妳要吃乳酪嗎?」

「不用,我剛喝了水!」

女士看了我一眼禮貌地回應

傻傻的我拿著乳酪心跳加速的離開

 

 

我不知道自己突然的勇氣從何而來

我也不知道為對方來說我的突兀會否反而是我的異常?

洗澡期間想起方濟亞西西親吻痳瘋病人的舉動

是怎樣的愛情大到足以驅散一切的恐懼?

是怎樣的愛情大到足以接納自己的有限?

每天遇見的人事物如何幫助自己改變?

方濟一剎那的行動後痳瘋病人消失得無影無踪

但他已是不一樣的方濟了

我們又如何捉緊機會蛻變?

直接與祂相遇?

 

方曉依

 

鳶尾花讚

458383729_be9e4a276e

自從上月底被鳶尾花驚艷後

總會三不五時特意到聖堂看看她們

可她們很矜貴啊

白天搖曳生姿

到晚上便回歸自然

只見已凋謝的、待放花朵、甚或只有綠葉

要看花還得視乎機遇

 

四月天陰晴不定

春雨綿綿

幾場大雨對植物更為滋潤

疏疏落落的花

頃刻間換成片片花蕾

多次晚上細察

便知道明天準能看到她們的風采

果真如是

1379591329-2512351604

白的與紫的鳶尾花兒

彷似是專屬四旬期的產物

紫色代表基督苦難

白色是基督的純潔無瑕

三片花瓣合成一朵

既像是十字架

又像是緊密的天主聖三

精妙絕倫

 

沒長花的綠葉較為軟身墜下

長花的綠葉卻有一條較硬的莖幹

支撐著位處綠葉邊緣的花兒

隨風盪漾

長得密麻時遠看就像蝴蝶起舞

心不由得跟著飛馳

 

「是哪個栽種者的傑作?」

 

想起馬爾谷福音的「種子自長的比喻」:

「天主的國好比一個人把種子撒在地裏,

他黑夜白天,或睡或起,那種子發芽生長,至於怎樣,他卻不知道,

因為土地自然生長果實:先發苗,後吐穗,最後穗上滿了麥粒。

當果實成熟的時候,便立刻派人以鎌刀收割,因為到了收穫的時期。」

 

耶穌是農夫嗎?

描述得的確好

 

半夜好夢正酣時

鳶尾花裡頭正經歷翻天覆地的變化

待得早上便已盛開

點綴整個花園

誰會知道整個過程?

 

多年慕道的朋友K小姐和B小姐

其中B小姐經慎重考慮後

歡歡喜喜地在今年復活慶期領受入門聖事

而當我以為K小姐也是同一結局時

到最後她仍在思索

0GBab8ajMe

兩年半前

仍在慕道的C發出疑問

「我領洗嗎?」

我毫不猶豫地回答她「領洗」

而在場的神父及修女

只是笑咪咪的回應

「你領洗我很開心,你不領洗我也很開心!」

教C君和我啞口無言

過了數月

C君欣然成為天父的愛女

 

現在我已明白他們喜樂的原因

對於K與B

我兩者皆喜

 

在主的葡萄園播種耕耘

有時候看似徒勞無功

然而誰也不知道

深夜裡那個人

仍在澆灌施肥

發苗吐穗

最後穗上滿了麥粒

 

一如盛開的鳶尾花

 

小魚兒

 

美麗的聖體出遊

 

6月18日耶穌聖體聖血節

迎來了停辦44年的聖體出遊

為了準備這項盛典

翻看了「聖體聖事簡易要理」一書

羅伯特.科吉神父(Fr. Roberto Coggi, O.P.)等人

以要理問答、聖體的奇蹟、聖人與聖體的故事

清楚解說聖體聖事的奧秘

六月的澳門炎熱異常

卻又不時下著大雨

今天雨況沒有停止的趨勢

大家懷著祈求待會停雨的心

「風雨不改」擠進主教座堂

我特意坐在較前面的聖體座前

文神父的講座完結後

明供聖體隨即開始

 

19225077_1349219238466310_120730042855866832_n *圖片來源:主教座堂網頁

 

看著劉神父必恭必敬的從聖體龕內取出聖體

抱在懷內小心翼翼置放在聖體浩光

沒想到眼淚熱呼呼的滾出來

在眼眶裡不斷打轉

心胸也彷彿來了一股暖流

「是君王!我們的君王來了!」

這君王沒有以氣吞天下的蓋世來到

卻選擇擠身在薄薄的、小巧的麫餅裡

 

祂是如此的慈悲

承諾時時刻刻陪伴我們

祂是如此的憐憫

奉獻在十字架上

分割了血肉滋養我們

「為朋友犠牲愛情最大」

小腦袋裡翻滚著領受聖體的情景

祂是如此的「巨大」

在不同的神父手中

在不同的教堂內

在不同的地區國家

以至在教友家中

耶穌聖體從來沒有減少

 

在CLC小團體裡

在2008年世界青年節幾十萬人的露天彌撒

在中國內地的服務探訪時

耶穌聖體共融了世界上的所有人

 

在平日彌撒裡

在特定慶節中

在聖人聖女瞻禮

在聖誕慶辰

在四旬苦難日

在復活升天時

耶穌聖體陪伴我們渡過人生風雨天

 

我回望在不同的地方朝拜聖體時的狀況

在耶穌會會院

在聖周四晚不同教堂

在廿四小時明供聖體室

耶穌聖體始終如一

不因地方的不同而轉變

 

19149353_1868270773186974_8544974428378670738_n (1) *圖片來源:主教座堂網頁

 

我憶起每次領受聖體時的禱告

渴望親愛的家人能獲享這福份

渴望平安到達因病未能參與彌撒的友人心中

渴望離開教會的朋友回歸父家

渴望學習祂的美善

祂撕裂整個身體

以分施每一人

但各人領受的卻是滿滿的一份

都能分沾主耶穌的大愛

祭台上的聖體默言無語

卻又鏗鏘有力的臨在我的眼前、我的心中

掏心掏肺卻想不到合適的語言表達感謝

心中輕唸感謝聖體經

「願基督的靈魂聖化我,基督的聖體拯救我!

基督的聖血陶醉我,基督肋膀的水洗滌我!

基督的苦難堅強我!

噢!慈善的耶穌,請俯聽我。

在祢的聖傷中隱藏我!

切莫讓我離開您,保護我脫免兇狠的仇敵!

在臨終時召喚我,命我來到祢台前,

好同祢的諸聖讚頌祢,直到永世之世。亞孟。」

隨著李主教講道及雨過天晴

出遊立即進行

 

19224958_1470482059676209_1881261651393461061_n

*圖片來源:主教座堂網頁

 

九個堂區的旗幟領前

聖體會的成員護祐

小孩子的相伴

警察銀樂隊的獻曲

耶穌聖體置於新造的聖體座內

彷彿讓我們窺看舊約的約櫃

只是並非放上十誡約板

六位神父擔負著

走在精心設計的花毯上

白色、紅色、綠色、黃色的花朵

形成了象徵聖神的鴿子及象徵澳門的大三巴圖案

 

19149472_1868271036520281_5794263283822590122_n

*圖片來源:主教座堂網頁

 

遊行隊伍在鬧市裡齊唸「慈悲患經」

普天下看見最尊貴的耶穌聖體

與齊心共融友愛的團體

祂祝福我們城市

祂祝福我們家人兄弟姊妹朋友旅客

今天從不同渠道看到存留了數以千計的美麗圖片影像

但更可喜的是各人喜悅的笑臉

與內心的平安

願聖神的氣息吹遍天涯地角

願眾人不只是仰望觀看

而是能真實地領受這生命之糧

都能獲享這永不止息的愛

 

方曉依

 

 

 

 

Previous Older Entries